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! 手机版

首页穿越→ 侯女狂妃

侯女狂妃

兜兜的小元宝 着 主角:冷弯、慕惊澜 来源:麦子云

完结 免费 古风 yabo sports 吧

作为霁云骑的主人,她有另天下闻风丧胆的军队。作为神医的关门弟子,她练就精湛医术,救人杀人一念之间。作为堂堂镇北侯的独女,她……竟然和传闻阴狠毒辣的湛王扯上关系。自此,除他外无人敢上门求娶。 湛王说,“除了我,你还想做谁的王妃?”...

8万字 更新:2019/09/11

在线阅读

作为霁云骑的主人,她有另天下闻风丧胆的军队。作为神医的关门弟子,她练就精湛医术,救人杀人一念之间。作为堂堂镇北侯的独女,她……竟然和传闻阴狠毒辣的湛王扯上关系。自此,除他外无人敢上门求娶。 湛王说,“除了我,你还想做谁的王妃?”

免费阅读

“冷武荣通敌燕国,铁证如山,削公爵位,斩立决!冷氏一族二百零三人同罪论处,斩立决!”

斩首令落地,森白的长刀划破长空。

在漫天血光里,一排排人头齐刷刷滚到雪地上,晕染开一大片血红。

“不!”

昏暗的地牢中,冷弯猛地坐起,枯瘦而伤痕累累的手死死抓着胸口。彻骨的恨,像是藤蔓,紧紧捆绑着她,让她不能呼吸。

粗糙的石头墙面上,三百五十五道划痕。

冷家,已经被灭门三百五十五天。她,已经被活活折磨了三百五十五日。

‘当啷’一声,一碗发馊的饭菜从牢外扔了进来。

冷弯拖着沉重的脚镣手铐,忍着浑身的疼痛,去把上了一层黑漆的碗端起来。

如此冰冷也盖不住那股刺鼻的馊味,可冷弯眉头都不皱一下,一口口嚼咽下去。

每天唯一的一顿饭,她必须一粒不剩的吃下去。只有活着,才能报仇,才能平反。

昏暗的牢房骤然亮了起来,一盏盏油灯亮过来,从尽头被簇拥而来的,是一身华服,容貌靓丽的女子。

金色暗纹裙摆拖过地面,如红莲绽放。

在这幽暗腐朽的地牢中,贵气逼人,让人不敢直视。

冷弯恍若不见,咽下了最后一口馊冷残羹。

“弯弯姐,你这又是何苦呢?只要交出霁云骑,你便不用吃这猪狗都不吃的东西,也不用每日被各种刑具折磨。”

陆挽歌居高临下的轻笑着,脚底下的人,已经瘦脱了相,人不人鬼不鬼,馊冷剩饭也能一口口咽下去,她是十分佩服呢。

“谁也别想得到霁云骑!陆挽歌,早晚有一日,我要亲手杀了你,为父亲和冷家二百多条人命报仇!”

冷弯抬眸,锐利冰冷,这便是留她一命的原因了。霁云骑,一支足以另天下人都闻风丧胆,传承古老的军队。

陆挽歌轻笑了声,不理会对方的话,“冷挽歌,陆挽歌……如今这名字叫着也算顺口。”

“闭嘴!你不配提冷字!”

冷弯瞬间被激怒,一掌拍在牢门柱上。铁镣撞在上面,发出愤怒的撞击声。

父亲一生最错的事,就是捡了被仍在侯府门前婴孩。悉心教导十六年,养成一头只会背叛的畜生!

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陆挽歌眼梢轻挑,精致妆容下的脸,似乎听了天大的笑话,笑的狂肆。

“弯弯姐,地牢这一年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。你以为,决定了冷家满门生死的是我临摹父亲笔记那封通敌书信?书信上燕国大印是真的,那才是关键!”

陆挽歌说着一顿,目光逼视冷弯,挑起的唇角阴冷而残忍。

“推动这桩叛国案的人,远远比你此刻想象的还多,你猜,太子又在其中充当什么角色呢?你不会以为这一年他都没有来看你,是因为皇上不准吧!”

冷弯的眸子瞬间充满血丝,像是有一把利剑,直直插进她的胸口,有一腔的血要涌上来。

即便是恨,也难支撑住她的身体。

慕连澈……她不是没有怀疑过。

细碎的记忆浮现出来。

“三年,只要三年,我立了军功就能求父皇赐婚娶你。”

她便赌上一切,硬拉着父亲趟入夺嫡的浑水。

三年,他果然踩着冷家将士的尸骨,坐上了太子宝座。他兑现了承诺,要迎娶她为太子妃。

可大婚那日,也是冷家满门被斩首的日子。

他坐在监斩台上,甚至一眼都不曾看过她。

她以为,他是对自己满心愧疚……

冷弯脑袋发胀,胸口灼热,忽地一口腥红的血喷出,脸苍白的如死人一般。

“我竟然才是罪魁祸首……是我害了冷家满门……”

她为了一个男人,把冷家拉上夺嫡的不归路。

陆挽歌欣赏着冷弯痛不欲生的样子,脸上露出一种痛快的神色。

“冷家功高盖主,皇上忌惮,太子不过是顺应时势,放任了陆家和被冷家挡了道路的朝中大臣的联合,放弃了沐家这一副棋子。而皇上,更是乐见沐家谋反的,不管真假!可以说,沐家的下场,是顺应天命!”

狗屁的天命!

冷弯抠在柱子上的指甲渗出血,恶狠狠盯着陆挽歌。

她好恨!恨自己的无能为力!

“陆挽歌,你早晚会遭报应,不得好死!”

疯魔了的冷弯,让陆挽歌露出畅快淋漓的神情,脸上的笑渐渐收了,一种阴毒之色爬到脸上。

“遭报应又如何?我就是要毁了你,毁了你的一切!你冷弯是镇北侯独女,母亲燕国公主,天下第一神医的关门弟子,还是太子哥哥要迎娶的太子妃!凭什么你好事占尽,我就要一辈子活在你的光华之下?!曾经全大魏最让人羡慕的侯门贵女,如今已经是一团烂泥一样苟延残喘,岂不让人快哉!”

冷弯恨不得撕烂那张恶毒的嘴!恨不得将陆挽歌千刀万剐!可她就算怎么拼命,隔着牢笼,脸仇人的手指都碰不到!

忽然地牢里响起一阵男人的哄笑声。

“小妹妹别怕,哥哥们都很温柔的……”

紧接着,又是男人们更大的哄笑声,自始至终都没有听到有女子的声音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冷弯脚底一股寒气窜上,让她从脚底开始麻木。一种可怕的念头,让她红着眼睛盯着陆挽歌。

“没错,就是你最疼爱的,你叔父冷将军的哑巴女儿冷云双。逃走了一年,抓到她还废了一番力气呢。”

“畜生!你让他们做了什么!”

冷弯发了疯的拍打拽着牢门,手上很快就血迹斑斑,磨破了皮,血肉粘在木头柱上。

云双才十五岁!刚才那声音……一群猪狗不如的畜生。

“你猜呢?不如你亲自去看看?”

说完,陆挽歌竟真的让人将牢门打开了。

看着忽然被打开的牢门,冷弯通红着双眸,什么都顾不得的往声音的方向跑去。

她脚上的铁镣,磨破了脚踝的结痂,磨破了肉,几乎磨了骨头。

当冷弯到了那声音的源头,几个官差在整理衣服,那满是邪念的眸子,竟然还在她的身上来回打转。

一眼看到趴在地上,衣衫破烂,根本遮蔽不住身体的女孩。

一动不动,没有一点声音。

“双儿。”

冷弯声音颤抖,哑到根本不再是自己的声音。

可这一声,让地上趴着的女孩剧烈的抖动了下。

她撑起身子,惨白的小脸上是青紫的痕迹,她忽然对着冷弯笑了下。

再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狠狠的往石头墙上撞去。

血溅当场!

冷弯脑中一片空白。忽地涌上一股要杀人的冲动!

眼前景象恢复清晰,她捡起被仍在地上的刀,朝着那些畜生狂乱的砍了过去。

眼见着伤着了一个,有人骂了句,一脚把冷弯踹飞了出去。

身上剧痛,冷弯蜷缩着身体,佝偻在地上。

“怎么样,送给你最后的礼物还满意吗?”

陆挽歌笑的刺耳,一种得意和报复的快感,像极了一条阴毒的蛇。

冷弯看着百褶凤尾裙就站在自己边上,身上又忽然有了力气。猛地要扑上去,却忽然一阵抽痛,像是四肢百骸都被削骨一样的痛。

“我怎么了?”

她艰难到几乎发不出声音,只在喉咙里呜呜作响。

陆挽歌站在那气定神闲,纹丝未动。

“霁云骑是太子殿下想要的,而我想要的,是你去死。今日是父亲和冷家二百余口的忌日,妹妹我送你去和他们团聚!”

那碗饭有毒!可她知道的晚了。原来陆挽歌和她说这么多,就是为了让她在愧疚和不甘中死去。

冷弯好痛!她也好恨!

她的意识已经模糊,躺在地上,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匆匆而来的影子,似乎在叫她的名字。

慕连澈……

冷弯感觉到血从她的眼睛,鼻子,耳朵里流出。她要死了,可真的不甘心,死了也不甘心!

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,她一定会逆天改命!要害他们的,一个都不放过!一定!

查看全文

yabo亚搏app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穿越小说排行

人气榜